现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21:49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的“制裁”,首当其冲的恰恰就是这些美国自己的企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如果就美港之间单方面的贸易优惠协定而言,美国确实有权力做出这一决策。如果真的取消,对香港有多大影响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翟东升跟谭主分析道:“美国部分政客在乎的美方在港利益,现在未必只是商人的利益,很可能是美国的情报系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然“告诫”中国政府,反对就国家安全立法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贸易“制裁”影响不大,旅行警告和取消优惠甚至称不上“制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撤离香港,美国企业第一个不答应。梁海明跟谭主分析了一个数据,在中国美国商会3月份所做的调查中,香港美国商会的企业接近100%选择留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游业占香港GDP的比重只有5%,而来港旅游客源市场依次序为内地、 台湾地区、韩国、美国、日本。美国只排第四位,而港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城市也并不包括美国的城市,未来就算赴美国的旅游签证比较繁琐,对港人的出游也影响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完全是美国人的回应,”拜登说,“但烧毁社区和不必要的破坏行为不是(必须的)。危及生命的暴力(也)不是。摧毁和关闭为社区服务的企业的暴力行为(更)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威胁“制裁”中国的卢比奥,是“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”的始作俑者,刚刚升任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主席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煞有介事的几项“制裁”手段有什么实际影响?美国此前对香港采取的一系列“措施”是否真正起了作用?谭主跟几位熟悉美国和香港的学者聊了聊。